推荐企业动态
让自己学会放下
让自己学会放下
来源:    2010-3-3
1144个人浏览过    0个人发表了评论  我要评论

  上午10点,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被全国各地来到成都的电视、网络和平面媒体记者团团包围。在“5·12”地震一周年之际,作为身处灾区中的知名企业,大陆希望集团的每一步发展,都会被众多媒体所关注:位于震区的水电、化工厂等灾后重建的进展状况如何?企业利润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地震的影响?未来如何发展?等等,都是记者提问的热点。

 

  陈斌一一做答完毕,已是中午时分。采访结束后,陈斌带着一群记者,乘坐电瓶车穿行整个办公区,前往园区酒店吃工作餐。途中,他不时指着宛如植物园的办公区告诉记者,地震时这上面的草坪是如何呈现出波浪状的。

 

  陈斌面对记者兴致很高,即使在吃午饭时,依然热情地与记者们交流着目前的经济形势以及各种自己的兴趣爱好。

 

  午饭后是短暂的休息。下午2点,陈斌准时出现在本刊记者面前,接受专访。身为希望集团四大片区集团之一的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除了对宏观经济、财报数据了如指掌外,对诗词曲艺、传统文化亦颇有研究。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我们的话题涉及到了宏观经济、酒店管理、中医中药、古籍诗词……

 

  由刘氏四兄弟中的老大刘永言担任董事长的大陆希望集团,或许没有老四刘永好经营的新希望[10.62 6.73%]集团声名显著。作为大陆希望集团创始人之一的陈斌,在大陆希望集团成立之初、百事待兴之时,即确立了集团的产业发展方向和产业范围。经过十几年的奋斗,集团现已进入饲料、空调、电子、食品、建筑、酒店、房地产、制冷工程、信息网络工程、国际贸易、金融投资等众多领域,他也得到了外部社会和家族内部认同,当之无愧地成为刘氏家族和希望集团第二代管理者中的领军人物。

 

  经历了地震、经济危机等环境巨变之后,理性与感性兼具的陈斌,将会把大陆希望集团带向何方?

  没有金融危机,民营企业一样陷入僵局

  紧跟宏观经济走势,绝不犯小儿科的错误

 

  经济学出身的陈斌,称自己最对口的工作应该是国家发改委。从他对宏观经济的关注与理解不难发现,他的这句戏谑并非毫无来由。

 

  面对中国经济将率先复苏的言论,以及此前坊间盛传此次金融危机要由“中国救美国”,陈斌的看法完全不同。他认为即使没有金融危机,国内的大部分民营企业依然会面临困境,而国内经济发展减缓也并非是受金融危机影响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内需)中出口、投资额减少造成的,而是创造中国神话的“三个引擎”(低劳动力成本、低环保成本、低资源成本)同时减速造成的。

 

  关注宏观经济的陈斌具备一种其他民营企业家少有的“大智慧”,或许正是这种大智慧,使得大陆希望集团在开展任何新板块时,都会紧跟宏观经济走势。截止目前,集团里无论是能源化工、机电,还是建筑总包、旅游板块,都处于良性发展的态势。

 

  数字商业时代:大陆希望集团这一年多来经历了地震、经济危机等一系列环境的变化,你是如何看待目前这个大环境的?

 

  陈斌:目前我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分析整个宏观经济形势上,据此来(从这里续上一页内容)制定企业发展战略。因为任何企业都要有计划,而在这个特殊阶段应该说要更快地去调整,如果不紧跟宏观经济走势,企业可能就会出问题。其实在“5·12”地震和金融危机之前,经济形势就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而我们从那时就开始高度关注宏观环境,做企业的战略分析。

 

  最近不少学者和媒体都说中国经济已经率先开始复苏了,但我并不这么认为。首先要弄清楚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发生这次衰退?我们现在全部都在指责美国人,认为如果没有美国人引发的金融危机,中国的经济就不会遇到问题。而事实上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除了我们常说的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外,对中国最管用的“三个引擎”是:低劳动力成本、低环保成本、低资源成本,正是这“三低”创造了中国神话。突然之间,“三个引擎”都开始减速,经济不出问题才怪呢。

 

  数字商业时代:在你看来,中国经济目前遇到的危机不仅仅来自外部?

 

  陈斌:对,如果这三个问题解决不了,中国经济不可能继续发展。现阶段为什么我们说中国经济开始好转了呢?一个是劳动力成本开始重新回落,资源成本开始回落,也就是说这三个引擎又开始点燃了。但是点燃了能坚持多久,我们不清楚,因为有的是宏观经济政策层面的东西。

 

  第二个就是全世界人都在看美国,如果美国经济进一步下滑,西方经济进一步恶化,中国经济也不会好转。

 

  数字商业时代:面对这样的环境,作为企业家,你最担忧的是什么?

 

  陈斌:现在大把的钱又开始不同程度地流到股市了,说实话,看见股票涨我就害怕。不少民营企业家看经营不景气,就干脆不做了。停产,把钱抽出来投入到股市,这样钱来得最快。但这对经济是很可怕的,如果大量的钱没能去增强中国经济的造血功能,而是去投入股市套利,那么股市的泡沫会进一步抬高。企业应该制定谨慎的发展战略,不应去股市投机。

 

  数字商业时代:大陆希望集团是如何在快速成长中实现良性扩张的?

 

  陈斌:做企业是做事业,我们的发展方式就像是堆金字塔,要想把金字塔堆得更高,就要把基础做好,超常的跨越式发展不是我们追求的,我们追求的是利润推动规模的增长,而不是规模推动利润的增长。因为金字塔要有一定的宽度才能堆上去,否则堆得越高垮得越快。

 

  数字商业时代:金字塔式的发展可能要付出更高的成本,这方面你是如何考虑的?

 

  陈斌:应该说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不应该只看到收入是多少、规模有多大。因为企业追求的是利润,但规模不等于利润。就像巴菲特讲的,他买股票看重的是净资产收益率,他很关心投入产出的比率是怎样的,一个利润相对较低但很庞大的公司,和一个利润高但规模不是很大的公司相比,他更愿意买后者的股票,因为这种公司更安全,它的资金利用率更充分。如果单纯关心规模、关心收入,应该说这不是真正的企业家。我主要关心的是利润,单纯要销售收入、要市场份额这肯定是不可取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我肯定不会犯这种小儿科的错误。

 

  数字商业时代:除了宏观经济走势外,你也很关心各种数据指标?

 

  陈斌:是,做企业就是要粗细结合,既要看宏观又要看微观,如果一味追求宏观,或者一味追求微观,都不行。如果太宏观,就会空洞,如果太微观,就会把自己制约于很多细微的地方,让你的眼界很封闭。所以一定要粗细结合。

 

  数字商业时代:你是如何根据宏观经济形势寻找商机的?

 

  陈斌:例如我们一块很重要的产业——变频器,现在就在调整定位。以前我们的目标客户是中端客户,现在开始做中高端客户了。因为我们是国内品牌中的第一名,质量和口碑有一定的积累了,以前那些买国外品牌的客户,在经济危机后希望压缩成本,但ABB和施耐德的设备很贵,这批中高端客户被迫选择国内产品,那他们肯定会选择第一名,就理所当然选择我们。我们也会跟着整个大市场做调整。

 

  数字商业时代:大陆希望集团经营着很多板块,而你曾说市场是有限的,你如何判断这种市场界限?

 

  陈斌:这有两个指标。一个是关注宏观层面相关的统计资料,例如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数据;还有一个就是各行业协会发布的行业数据。通过这些资料和数据,来判断市场份额有多大,可以预测这个行业发展是原地踏步还是在缩减。如果本来就是个小行业,却要按照大行业来做,铺天盖地做广告或者需要很多投入,就得不偿失,可能要失败。一定要清楚这个行业有多大,有的放矢地去做才行。

 

  数字商业时代:大陆希望集团为何选择多元化发展模式?你是如何避免遭遇多元化之困的?

 

  陈斌:我们的多元化有两个原则:一是有优势的多元化,二是产业链的多元化。比如我们做中央空调,远大也做中央空调,与他们相比,我们有什么特点?优势在哪里?中央空调这种产品本身没什么太大差别,那么应该怎么获得竞争优势?最后我们决定做产业链,提出分布式能源体系,由产品经销商向系统集成商转变。

 

  系统集成商不是一般的产品生产商,如果是单一的生产商,客户可以随时替换掉你,不用你的产品,但我们涉及的产业很多,例如能源中心要有空调、变频器,还要有能自动开发的网络,也要负责安装,而这些领域我们都有。所以我们做整个方案的设计,而空调仅仅是其中一个子项目,这就是为什么要做多元化,这是我们不同于竞争对手的优势,其他企业可能就做不了这样的项目。

 

  如果我们都在单纯地谈专业化的问题,永远都是在思考技术面,也就是站不到全局,或者更高的面去观察。

  厌恶打麻将的成都人经营企业绝不能投机

 

  提起成都人,大家都会和麻将联系在一起。在成都的巷子里,随处可见麻将桌,稀里哗啦的洗牌声不绝于耳。虽然陈斌也是成都人,但他却极其讨厌打麻将,在招聘时希望找不会打麻将,甚至家人也不打麻将的员工。

 

  除了不喜欢打麻将,陈斌也讨厌所有带有投机性质的东西。在民营企业家纷纷钟情于炒股票、赚快钱的时候,不少朋友询问陈斌该买什么股票,每次他的眼光都很准确,但自己却绝不买股票。

 

  在他的影响下,大陆希望集团只做实业,不作任何投机性质的生意。他也绝不允许把公司的资金投入股票市场。他坚信百年老店是稳健经营出来的,而不是投机出来的。

 

  汶川地震后,大陆希望集团在重灾区承建的房子没有一座倒塌。陈斌认为“老实经营”,一定是有回报的。的确,地震后,大陆希望集团建筑板块的发展势头非常好,工程都快接不过来了。

 

  数字商业时代:据说你从不赌博,也不会进入股市投资。

 

  陈斌:对,我在香港不赌马,去拉斯维加斯也不赌博,甚至在马来西亚、新加坡那些大游艇也就是赌船上,也从来不去赌场。我宁愿去游泳池游泳,去餐厅享受美食。现在中国经济回暖,好多民营企业开始投资股市,或许他们赶上这一轮赚了不少,但也有50%的可能全赔掉,我们不选择这种赌博的方式经营企业。

 

  数字商业时代:为何讨厌赌博的方式?你刚才也说过有可能赶上这一轮行情就收获颇丰。

 

  陈斌:所谓有得就有失。对那些有胆量抓住机遇、赚得盆满钵满的人,我只说羡慕但从不嫉妒。很明显,像这次金融危机,一批又一批的企业倒下的时候,我就感到很庆幸,还是稳健一点儿好。

 

  数字商业时代:你之前提到了三个引擎同时减速,那么在人力、环保和成本三个问题上,大陆希望集团自己的运行规律和准则是什么?

 

  陈斌:首先作为一个企业,从法律上讲要合法;第二是要有正确的价值观。所谓价值观就是除了不违法,那些道德规范范畴的东西,企业都要有自己的判断:企业追求什么?比如我们的理念就是“实业报国,永创第一”。做企业的目的就是报偿国家,这就要来源于社会,回馈于社会。永争第一,就是我们要在行业里做到第一,分阶段、分地区、分步骤地做到第一。这是我们的理念,所以我们围绕这个主旋律开展工作。

 

  我们做企业的是做老实人、做老实事。做老实人是有回报的,没有地震时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品质到底有多好,但地震后我们造的房子都没有倒。地震后,尤其是金融危机后,我们建筑板块的增长很强劲,现在3000万元以下的工程都不接了,接不过来了。

 

  感性诗人与理性老总工作和休息要分开

 

  谈到业余爱好,陈斌会滔滔不绝,高尔夫、网球等很多种运动他都在行。大学时打排球的场景,陈斌仍然记忆犹新,说起如何凭借发球得分,陈斌兴奋不已:“我个子不高,但是发球特别厉害,力气大,角度好,可以直接得分。”

 

  不过,要说陈斌最喜欢的还是写诗,这是大陆希望集团无人不知的,他经常给公司的内刊投稿。去年冬天,陈斌在北京出差的时候刚好赶上下雪,于是做了一首题为《听雪》的诗:……听到了/雪花在天空中/飘舞的声音/听到了/雪花挂在细细枝条上/微微颤动的声音……

 

  一向了解陈斌风格的企业内刊负责人有些疑惑:这是陈总的诗吗?带有离愁别绪的这首《听雪》,与陈总过去澎湃激昂的诗作风格居然如此大相径庭。

 

  或许对于陈斌来说,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和年龄的增长,他希望逐渐淡出琐碎的管理,从而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人生,归于平静。对于很多“放不下”的民营企业创始人而言,陈斌正在慢慢让自己学会“放下”。

 

  数字商业时代:作为一个商人,你很关注宏观经济和数据,另一方面又喜欢写诗,还喜欢四处去旅游,生活中的感性和商业中的理性,你是怎么去调和的?

 

  陈斌:感性的是休息时的我。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三天不吃饭,饿得心发慌”。如果一个人不能好好地休息,他也不能好好地工作。休息就是休整,积蓄能量。打球也好、写诗也好、看书也好,没人把它看做是一种为了工作而做的学习,只是把它当做单纯的休闲和爱好,就像我们要呼吸,要吃饭,要喝水,是很正常的,一点也不矛盾。

 

  数字商业时代:但有很多民营企业的老板愿意把自己全身心的精力都投入到企业上来,当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就会失去方向。

 

  陈斌:什么叫做过犹不及?就是这个道理!

  数字商业时代:那你是如何平衡的?

 

  陈斌:首先要给企业建立起一个制度,其次要有一批优秀的管理者,如果老板在企业里大事小事全部要做,那他任何事情都做不好,必须要有层次感,哪些是该关心的事,哪些是少关心的事。此外,要明白每个岗位的职责是什么,要很清晰。如果说你让一个负责人去当服务员、当工人、当销售员,那就错了。你要管的是总经理、部长,他们又有其负责的对口职员。我要做的就是,提出我的想法和需求,由他们去执行,我就可以腾出时间去做我该做的。

上一篇:员工的“怨气“与企业的“福气“

下一篇:小企业管理者要学会自我切割管理

共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最多限制500个字)

相关文章
制冷问答
我要提问
资讯分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随机资讯